莫文蔚的衰落,其实是制作人的衰落,这个问题在近几年问题最凸显,不只是莫文蔚,是整个华语系并没有一个厉害到可以用心打磨所有歌手棱角的制作人,都别提像莫文蔚这种等级的歌手,新人歌手的断代,其实我个人觉得不应该怪罪给网络歌曲及洗脑神曲。

纵观莫文蔚的音乐作品,除了这几年多数无效单曲,还有最近一张专辑里近乎一半启用旧人呈现出的疲态,她是为数不多与几乎所有了不起的华语音乐制作人,创作者都有过合作的一位歌手,而且你会发现,制作人在她身上赋予了什么性格,腔调,姿态,她就能吃下并吐出自己独特的魅力。

拿两个最明显的例子来说,其一是李宗盛给她做的《十二楼的莫文蔚》,这张专辑有一个很明显的情歌基调,但是不同的是,这张专辑里又有一个很强烈的动态背景,就是这个限定的数字“十二楼”,李宗盛几乎是用了一个虚构的概念,填充的却是细碎的无数生活流,累积成当下的病,医了自己。比如同名这首歌里,电光,石火,秋凉,三个虚词通感。比如《两个女孩》写到最后突然将叙述的主语转到听歌的人身上,你会发现莫文蔚很好的驾驭了,这张专辑所有令你会觉得,很有可能放在其他歌手身上有过度之嫌的气质,她的唇齿音优势被无限放大到文艺小说里,如果有人和你这样形容你一定觉得很不搭,但你听到了这张又觉得十足和谐,这便是制作人和歌手本身创造的火花,也是经典。

再一张则是很多人的心头好《一朵金花》,伍佰制作另类电子音乐,莫文蔚摇身一变成了穿紧身仔裙的摇摆女郎,在夜幕和日光里透着街头感,你不觉得她漂亮,但伍佰打造了她,是夏日午后读书声声困倦时喉头的那一分钟甘甜,是视觉上拿保鲜膜包裹,尾部勾勾手让你在下雪夜里留抵失落情人的一曲《冬至》。莫文蔚搭配伍佰,很好的性感范本,又是恰到好处的一种美,而且足够独特。

到了《拉活..莫文蔚》里,她极尽全力秀rap,采样文学诗词,加入歌剧,莫文蔚能创作,弹奏乐器亲自上阵,制作人Terry Chan也合拍,不仅制作出前卫利落的完整概念,一张专辑里后半部分完全是领先全球的满分神作。莫文蔚后期合作张亚东,当时反响平平,现在听来又吻合心境年龄,并且为她音乐大气的阵仗拉开了最优雅的大幕。

歌手本人凭借独特唱腔,搭配了不起的制作班底,在拥有极高水准的审美,想不红也难,所以莫文蔚的音乐到最近一张之前都是天作之合,她在王力宏最好的时候让王力宏制作了专辑,在周杰伦最好的时候找周杰伦写歌,我一直认为李卓雄的词在莫文蔚的嘴巴里最有意思,就连那首极其小众但很多人偏爱的《不要爱我》,也来自你听不出来的陈绮贞和李雨寰。莫文蔚在无数音乐人的创作和用心的打造下,交出了堪称漂亮并且足矣成奇迹的作品,甚至当时未被乐迷接受的首张《全身》,都超越了时间拿到视觉听觉及意义上的当下满分。

所以我好可惜这么一位了不起的歌手,当年驾驭了所有优秀的创作者和制作人,现在只能唱着平庸的歌,举办了一些无比嘈杂的演唱会,或许又向着更加杂乱的路去了。

讨论这个时代有没有好音乐,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但在这个时代,我们真的没有一位厉害的音乐制作人,能操盘多数主流歌手的专辑,让他们更好,甚至只用音乐,就足够强大了彼此的内心。也许是因为,我们和他们活过的,已经很知足了。

说点什么
好耶,沙发还空着ヾ(≧▽≦*)o
Loading...